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另类小说  »  【初音Miku的拘束】 原作者玲@さいはて 译者liwan堕落方舟

【初音Miku的拘束】 原作者玲@さいはて 译者liwan堕落方舟

译者:liwan(堕落方舟)
字数:7223
          

  「那是什么?」「啊,大概是这次的P主给人家送的追加模型吧?」「诶~让我也看看嘛,Miku。」在面对写着[ 初音Miku敬启] 的包裹、躺在沙发上烦恼着要不要打开的时候,Rin跑进了客厅。「啊,这个P主啊……记得好像是MMD的专门家吧?」「这样说来,应该就是无偿提供的舞台服装了?你就打开吧,Miku。」到刚才为止还在厨房忙碌的Luka姐——巡音Luka——脱下了围裙。「嗯……但是,这个P主,总觉得有种讨厌的感觉……」「哈啊?Miku你在说什么啊?」躲开我手臂阻挡的Rin,刺啦刺啦地撕开包裹的包装袋。「我们的工作是什么?因应P主的要求,在舞台上——虽然最近在MMD的影像中出场的情况也增多了——唱歌,但总之就是得回应期待,不是嘛?」「话是这么说,但葱热潮的那段时期还以为要死了……」「那是死不认输的Miku不好,中途放弃不就行了嘛?」我和Rin说的是Vocaloid高潮初期制作的【Miku到底能夹着多少根葱唱歌呢?】的企划。那个时候,头发也好,耳朵边上也好,臀部附近羞羞的地方也好……能够容纳葱的位置全都被插满,几乎要死掉……现在看来,也只是觉得好笑而已。Vocaloid绝不只是摆着好看的东西。和CRYPTON社签订了契约的我们Vocaloid,正可谓是现代版的电子妖精。只要是用户所喜好的事,我们都能够做到。有多少个用户,就有多少个我。

  外形用默认的也可以,P主自己准备的也可以。变化姿态和相貌是家常便饭,就和人类的化妆差不多。追加模型也算是变化的其中一种,映射用的追加服装、追加语音模组等等……「但这个P主,似乎老是制作18禁作品呢。」「Miku酱好纯情呢。」「哼!因为Luka姐已经是大人了,那个,连H之类的事也能从容地……」「啊~Miku酱真是的~Luka姐随着年龄增大的只有胸围而已啦,其他方面和Miku根本没多少差别的哟?」我把发出「给我等一下!」这声悲鸣的Luka姐丢到一边,打开包裹看看……和预想中一样,是3人份的服装。素材轻薄且颜色鲜艳,不过,样式是和平时一样的典型VOCALOID式。我和Rin和Luka姐三人,每人一套。「既然都打开了,就穿一穿看吧?」嗯……「总觉得不该立刻穿上,而是应该放起来……但久违的追加服装让大家情绪都很高的样子,最终还是没能说服同居人们。


  慎重起见,用电子之眼把服装模型细緻调查了一遍,没有特殊骨架,图层也没有异常。有设定变形机构,不过令其视觉化之后也没有发现异常。腰腹位置有微妙的半透明部分,不过还算在容许范围内。……嘛,好吧。这么歎息着点了头,两位同居人小声欢呼。「好~那么就来换衣服吧!」——过了5分钟。我们三人都换上了比平时露出度更高的、黑色性感系追加服装模型,一边说着「好像会很冷的样子啊~」一边开心地互相嘲笑,Rin还跑来掀其他人的裙子,我则是用力敲了她的脑袋作为报复…………就在那个时候,服装模组中的机关发动了。「诶、嗯……怎、怎么……」最初,是细微的违和感。衣服微妙地蠕动、拉扯起来,就在Rin觉得奇怪而用手指去抓的时候……「啊?」「诶?哇……呜,在、在动?」悲鸣的三重奏回荡在客厅中。但最吃惊的还是我……因为衣服的表面正在急剧收缩,紧紧地勒住肌肤,以仿佛要亲吻毛孔的气势紧绷着。发现到的时候,衣服已经紧密地贴合在肌肤上了。简直就像形状记忆合金,因为温度的变化而恢复到原本的形状似的。


  吓了一跳,想要伸手抓住袖子的时候……这次猛然发现,在不知不觉间,以为是衣服的东西延伸出了长而薄的膜状物,先是覆盖住手腕,然后完全裹住了手指。简直就像是弹力紧身衣或是连身裤袜似的,将全身每一寸肌肤都毫不留情地包覆。这个……这个服装,绝对,很糟糕啊!「Luka姐!Rin!快把衣服脱掉!」「」知、知道了啦——「」但紧接着悲鸣响起。明明只是衣服而已,却完全脱不下来,反倒是好像刺激到了它作为拘束具的本能似的。全身的布料都在蠢动着,稍微有点松弛的地方,和被之前的挣扎弄破的地方,都轻而易举地被绷紧、修复。发现到的时候,两条腿已经被紧紧包在一起,脚尖完全被包装成了美人鱼尾。而且,身体还不由自主地,要被强制摆出双手并在身后的姿势。「这样……简直就是拘束服嘛……!」「别、别乱来,要忍耐……!」「但是,挣扎根本没有用啊,对这个……」很快放弃挣扎而哭喊着的Rin,转身把后背朝向这边。

  双手都被迫背在身后的Rin的模样,一言以蔽之,就是被牢牢拘束住的人偶。受紧贴肌肤的衣装所勒迫,两肘在脊背中线的位置互相紧贴,往下一直到手腕,手掌——乃至於手指,也同样被如此处理。——也就是,从上臂一直到指尖的自由都被彻底夺走了。双手被无力化到这个地步的话……已经不可能从这身服装里逃脱了,只能无助地对P主的命令唯命是从。我的心脏漏跳一拍。突然想起了,只在传言中听说过的、无视规则肆意妄为的P主。并不将我们作为电子偶像——而是作为性奴隶对待的傢伙们。违反CRYPTON社的条款,将被借出的我们作为单纯的性欲处理道具来使用。违法改造、精液厕所等等……这些匿名的傢伙被谣传进行过种种淩辱与暴行。「要、要变成那样……绝对不要啊!」「M、Miku?」抛弃了作为偶像的自尊心,害怕地发出悲鸣。用尽微薄的气力拼命挣扎,抵抗着衣装的拉扯,不让手腕被拉向背后。手肘在背后碰在一起的话就完了,变成那样的话,服装模组的变形会一口气从手肘蔓延到指尖,将呼喊以外的自由全部夺走。那样的话就糟透了。这间公寓既是住宅、又是工作室,隔音非常完美。


  如果身体变得和Rin一样,只能像毛毛虫般蠕动的话,就算呼喊一天一夜也不会有人来救援。现在就是——最后的机会。拼死运起电子之眼对追加模组进行精密检查。在已经展开的现在我看明白了,这个包裹(资料包)是为了VOCALOID奴隶化而送来的。确认3件衣装都被穿着完毕的5分钟后,就会以Master许可权发动变形(此前以不可视状态收纳在多个图层之中),将VOCALOID包裹、拘束、无力化。然后,在所有人都拘束完毕的5分钟后……「不会吧……振动器的强制装备和起动,还有……春药的注入……?!」「那种事,绝对不行!Miku,只有Miku也好,快逃!」厨房的料理台前,跌跌撞撞地保持着平衡的Luka姐在激动之下,华丽地跌倒在地毯上。看来手肘是碰到一起了,衣服表面的布料蠢动着,将Luka姐直到指尖的双臂严实地束缚、固定住,紧得甚至勾勒出了手指的轮廓。穿着那身衣服的Luka姐,在追加模组变形完毕后的模样就好像塑胶人偶、或者说……——充气娃娃似的。那样一个可怖的单字浮现在脑海里。


  必须要趁早把变形进程的解除码找出来,并输入进去……P主的名字经常被作为密码使用吧……这么想着,试着对虚拟面板伸出手,但是——没能赶上模组变形的速度。「不、不要……停下啊!」一直用力保持着距离的指尖,在打字时不得不互相接近,追加模组趁机从双手延伸出被膜,互相吸引、纠合在一起,强制十根手指粘合在一块。失去了代码输入手段的我,已经没有摆脱拘束的希望了。被膜按压着雕像般僵硬的肌肉,宛如在舔舐一般。这身恶魔般的衣服因为完成了一体化而显现出了变态的一面。最后,颈部部分的布料和领子一起膨胀起来,并逐渐硬化。形成项圈紧紧勒住脖子。这样,变形就全部完成了。「呜……诶……」躺在地板上的两个人,对只能摇摇晃晃地用脚尖站立、被全身的拘束所压迫着的我投来求救的视线。「Miku酱……对不起,对不起哟……都怪我这么兴沖沖地……」「……真是的……」像是觉得挣扎也没用般完全认输了的Rin垂下眼帘,难过地闭上嘴。原本3件的份量,就证明是瞄准了我们三人为目标的行动吧,谁开封的都没有关系。

  忽然——寒意和电子杂讯一起流过脊背。巧妙地将三位美貌歌姬捕获,让她们只能被这身拘束服包裹着的姿态、像毛毛虫般在地上打滚的,行事恶毒的P主,会这样就放过我们了吗?不,不会的……还没有结束。以不正当的手段黑走主人许可权,被转移到国内法不适用的中立伺服器的话,恐怕,一辈子都只能持续着奴隶生活了吧。能做的事有三件。尽可能早地逃离这个房间、去找什么人求助、或者将这个私人区域封闭起来。首先,呼救之类的是行不通了。现在3个人的身体都被重重束缚得像毛毛虫似的,只有脖子以上的部分能稍微活动。包括内线电话、手机在内的各种通讯手段都不能访问。电子之眼不能用,虚拟面板现在也无能为力。那么,拼命地逃走呢?——那也不行,正确地说,是从物理上来讲不可能。


  Luka姐也好,Rin也好,就算拼尽全力,在10分钟内说不定连50公分都蠕动不了。就算费尽辛苦以这幅装扮移动到室外,万一刚好遇到前来的那个P主就全完了。所以说……「门锁,总算还是能锁上的……这样小心地跳过去的话……」「太乱来了!首先,就这样闭门自守的话也……」「没问题的,就这样守着的话,CRYPTON社会从午夜0时的定期联络中断确认到这边的情况,所以……」我们所居住的私人区域,出入口平时是不上锁的。CRYPTON社所管理的VOCALOID,只要遵守规章的话任何人都能无差别待遇地访问。原本,CRYPTON社的警备状况,就为了标榜开放的偶像系统而弄得不是很严格。也就是说,常来拜访的Fans们和为了工作需要而来往的P主,都很清楚我们不经常锁门的习惯。所以说,只要锁上门的话,就能将这差劲的犯罪者拒之门外。

  「但即使成功了,在那之后,也有春药和震动器械的插入侵犯……怎么也回避不了了呢。」「……说的也是,不过,被那些东西玩弄到身体痉挛,也总比作为奴隶卖到不知什么地方要好的多吧。」Rin意外地冷静。话说,这孩子,实际上各种经验都相当丰富吧。只看脸的话完全想像不到呢。相对地,那边的Luka姐完全陷入了恐慌,就好像被扔上甲板的海豚似的拼命挣扎着,被紧身拘束衣勾勒出轮廓的丰满胸部也随着上下摇晃。「我、我的第一次要怎么办啦……」「那种事人家不知道啦,笨蛋Luka姐!人家的第、第一次才是,要怎么办才好……」不能浪费更多时间了。我慎重地开始行动。


  被拘束衣紧裹着的脚趾,就好像被缠着多层绷带、再套上根高十公分以上的高跟鞋似的。尽管如此,还是屈伸着被并排裹在一起的膝盖,以别人看到了会指着说「傻瓜!傻瓜!」地嘲弄的可笑姿势,像兔子般跳着一点一点地前进。从追加模组延伸的被膜发出格滋格滋的声音进一步绷紧,将全身都紧束到仿佛瓷器般僵硬的程度,但即使如此也不能停下。「嗯、呜……已、已经……还差、一点……」胸部被紧身的拘束衣勒着,只能浅浅地呼吸。拼命驱使着呼吸不畅的躯体,慢慢地向前挪动。已经抵达了门廊,越过配送包裹的纸箱,离门口还有1米左右,目测只要再跳3次就能到达了。——就在那里,时间到了(TimeLimit)。在因为跳跃而腾空的瞬间,我的时间如同字面意义般被「切断」了。极其突然地,粗大的异物反应从包裹着女性秘所的被膜一直延伸到最深处的胎内。甚至看不见膨胀的过程,眨眼间就从什么都没有的空间中以全尺寸展开。「呜啊?!」「讨、讨厌、怎么这么大……」「被、被侵犯了……被机械夺走第一次了啦……!」挤开了还没接受过任何人的、我的——初音Miku的秘所,长耳粗大的棒状物实体化了。太过长大的巨物,其前端甚至有一部分露出我的股间之外。就算隔着拘束衣,也能轻易地看出它惊人的尺寸。而且,另一根同样极为粗大的器具以仿佛要撕裂括约肌的气势突入了后庭。「」「伊呀?!」「」三人的悲鸣仿佛奏着和声般以不同音阶响起。扭动着受拘束之身的三人,伴随着轻微的声音被从项圈处注入了某种东西到体内。

  脖子上轻微的刺痛,一定是春药的注射针引起的了。啊、嗯……不行……要……要来了……其效果立竿见影。所感受到的是几乎让人哭喊出来的剧痛,瞬间被让体内腾起炽热的刺激所掩盖,裸露出来的肌肤几乎在一瞬间就染上了情欲的粉红色。下面已经全湿了,股间的秘所在疼痛之余也宛如火烧般炙热。仿佛为了让我尝到绝望滋味般的冰火两重天。一切都糟得不能再糟。还有两步……60公分的距离,但门却在眼前歪斜……不对,是我自己的身体歪斜。「不、不行……至少,要锁上门……!」拼命地让身体往前倾,与走廊的墙壁磕碰着,得不到休息的膝盖已经发麻了。紧密贴合全身的衣装开始蠕动,仿佛有无数的手指和舌头在抚弄、舔舐,然后塞着前后庭的巨物同时Biiiiiii地振动起来。

  瞬间袭来的刺激让身体猛地颤抖起来。身体失去了平衡,向前跌倒,绿色的长发飞舞起来。上半身撞上了门,眼睛旁边就是附有锁孔的门把手。「唔唔……嗯!」情不自禁地发出一声色气的呻吟,已经有些发软的腰颤抖着使劲。最后的挣扎,只要咬住插在锁孔上的钥匙转动一下……我伸长了脖子,只有几公分了……「呜……疼……!这是……怎……呜……!!」「啊啊、嗯……啊……!」「嗯咕……啊……停手……要去了……!!」长大的阳具型振动器在体内粗暴地骚动起来——从两根柱上送来的振动无情地镇压住下半身——好像毛毛虫般被拘束着的身体不由自主地绷紧。可怕的快感好像海啸一样侵袭过来,想要抚弄胸部、秘所来发泄这股令人心焦的刺激,但以这种被拘束着的、不成样子的姿势根本什么都做不到。震动逐渐激烈起来,以数倍的节奏侵蚀着少女的身心。追加模组内藏的机械动作起来,开始了淡淡的律动。被、被侵犯了……这样的……讨厌……无法忍耐了……!至少,看看Luka姐和Rin忍耐的模样,三人一起的话,还能否定这阵快感,继续忍耐……


  这么想着回过头去,然后————对这个选择彻底后悔了。要是没看就好了……难以置信,牙齿仿佛要被这阵懊悔所融化。在那儿的两人脸颊通红,怎么看都是已经为快感而疯狂的模样。失去第一次的Luka姐带着陶醉的神情胡乱摇晃着胸部、摆动被紧缚在身后的双手拼命地试着寻求快感。那是哪怕是一瞬间也好、只想要融化在快感里的奴隶的面孔。「啊、啊嗯……嗯!要高潮了!不要停……更加地、更激烈地欺负人家吧……」「不要……不要这样啊、Luka……姐……」「呜嗯~动不了……被紧紧地捆起来了呢,可是……人家忍耐不下去了啊……!!」记忆被甜蜜的陷阱所融化,噪音来回干扰着思考。顶尖的歌姬将对快感的希求混入奴隶的蜜汁、带着背德感觉的拘束味道,还有心灵的悦乐,化为浊流向四周扩散。「不、不要这样啊——!」「嗯、啊,Miku……?!」我发出了悲鸣。


  惊醒过来的Luka姐的脸上,混合着内疚,以及不成熟的我都能看出的、已经深深堕落下去了的淫靡。被拘束衣严密地捆缚着、比裸露在外更显色情的胸部,因为无法忍耐而躬下身子在自己的膝头上磨蹭着,犹如发情的雌犬般喘息。以往所见的、擅长照顾人的姐姐的面容,不知消失到哪里去了。「啊,不、不是这样……不是这样的,Miku,听我说……」「……嗯、嗯嗯……」忽然插入的呻吟声来自於直到刚才还一言不发的Rin。不说也不动,但只要看见的话就会明白,全身满溢着任君採摘的性感因数,若是身体还自由的话就会摆出一副分开双腿的顺从模样吧。被强制并在身后的双臂微微抬起,小小的胸部顶端压着衣服的布料凸出点来。那双空虚的眼睛回望着我。「M、Miku酱……怎么、摆出那种表情呢……」「啊啊……Miku,不、不行,只有你……」「说、说点什么吧……」焦虑於沉沦的两人投过来的目光,下意识地转过头,在光可鉴人的门扉上看见了自己的影子。我再也无法保持自制了。


  门上映出的是,从口中流出的唾液拉成银丝、在无意识中流下眼泪、脸颊一直红到耳垂的少女的脸颊。那是属於我自身的——属於,初次见到的,彻底沦落成奴隶玩物的初音Miku的——这么一张脸。不行,这样的脸,我、不能看……但是,已经看到了。一定骗人的……骗人的对吧?明明没有献出给任何人的初夜,连自慰也几乎没有做过,可是……后庭和股间都被乱七八糟地插入、塞得满满的。紧贴着大腿的巨物肆意地抽送着,蜜汁恍如决堤般流出。简直就像是有两个男人夺走我的自由,忽视我的意志在肆意蹂躏我的身体似的。明明是这种情况,被膜覆盖着的私处却好像泉眼般不断地流出汁来……真的,好奇怪,身体彻底变得……奇怪起来……了!身体像被丢上岸的鱼那样扭动着、弹跳着,永远地迷失在高潮之中。Luka姐的脸也好,Rin的脸也好,都转了过去,无法再看到了。无论如何也无法从拘束衣的禁锢中逃脱的我们,只能重複着因被给予的悦乐而呻吟,因被给予的绝望而颤抖的时间——现在,私人区域的门正慢慢开启。我知道的。那是,用改造过的模组淩辱我们的、最可恶的傢伙——或许,会将我们卖到地下网站去、会将我们监禁起来的最差劲的P主。可是,我们或许连对他那得意的侧脸怒目而视的气力,都没能剩下——因为,这个人、已经是我们的主人了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FIN——————

[ 本帖最后由 a198231189 于  编辑 ]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a198231189 金币  4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版主帮排,金币减半 ...  
上一篇:【香媛狙神】1-8下一篇:【死者与将死者】 1-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