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人妻交换  »  【添香】1-3作者哈哈菠萝

【添香】1-3作者哈哈菠萝

                添香


字数:30252字
章节:2011/08/20更新至3集
首发:性吧

              第一集 污痕

  于晓很愤怒,因为他一直视为珍宝的小女友竟然背叛了他!

  事情发生在5天前的那个周末,于晓因为加班没能陪女友小慈,因此他刚刚得闲就打电话慰问女友。于晓先是打女友的手机,但是一直没人接听,于是他又打了女友家里的电话。接电话的是女友母亲,对方也很意外于晓竟然没跟自己女儿在一起,还说女儿一早就出门了,出门的时候却没说去了哪里……那一夜,小慈没有回家……

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
  于晓今年29岁,在一家大型国有企业里负责财务工作,他与女友小慈是半年多以前认识的。当时23岁的小慈刚刚大学毕业,是个标准的清纯型美女,于晓一见到就惊为天人,然后凭借着自己俊逸的外表和优雅的谈吐迅速俘获佳人芳心,拥得美人归。因为比女友大了6岁,于晓还被身边几个损友戏称为「老牛吃嫩草」。

  于晓一直很珍惜自己的幸福,因为他从周围人贪婪的目光中,清楚的认识到自己的女友有多么优秀。尤其是在交往1个月后终于得到小慈的处女身时,他感动万分,发誓要告别自己荒淫的过去,从此只专心爱小慈一个人。但是万万没想到,在他心目中纯洁无暇的女友,竟然会做出对不起他的事情……

  自从周末事件过后,久经情场的于晓就察觉到女友有问题,因此开始更加留意女友的言行。刚才约会中吃晚餐的时候,于晓故意骗从不喝酒的小慈喝了两杯很有后劲的红酒,然后就带着微醺的女孩回到自己寓所,开始了审问大计。
  小慈本就涉世未深又做贼心虚,再加上现在酒劲上涌,脑中乱成一团,竟然真的被于晓几句话诈了出来,承认那天是跟别的男人出去了,而且还失了身。
  出离愤怒的于晓并没有怒形于色,反而温言劝慰抽泣中的女友,想哄她将事情的前因后果都说出来。

  小慈一承认自己失身,就猛然醒悟自己失言,吓得酒也醒了大半。她十分绝望,以为于晓一定不会原谅自己了,毕竟她真心的爱着这个优秀的男人……此时看到事情仿佛还有挽回的余地,虽然觉得那些事不应该说出来,但出于讨好的心理,小慈还是把于晓想知道的都讲了出来。

  因为家教严格,小慈直到大学毕业都没交过正式的男朋友。但事实上,小慈在高中的时候就有过青涩的初恋——那个男生叫黄为,是小慈的同班同学。
  黄为也是个十分帅气的小伙子,而且家境又好,因此是大多数女生眼中的白马王子。但是黄为拒绝了数个大胆示爱的女生,只是一心追求长相甜美、成绩优异的小慈。

  哪里有压迫,哪里就有反抗。家教越是严格,小慈就越是向往一段浪漫的爱情,而且黄为也的确是个优秀的男生,小慈对他很有好感。好在小慈还是有着一定的自制力,不断提醒自己是一个学生,应当以学业为重。于是她明确的告诉黄为,如果真心喜欢她,就要尊重她,等两人考上大学,才正式确立恋人的关系。
  然而黄为并没有参加国内高考,而是选择了出国留学,在那资讯不发达的年代,两人很快便失去联络。就这样,一段小慈企盼的恋爱还没有开始就结束了。
  虽然大学里追求小慈的也是大有人在,但小慈的心中始终有一个人的影子,因此大学4年也没有交男友,直到大学毕业后认识了同样优秀的于晓,小慈这才体验到爱情的滋味。

  而世事往往如此,正当沉浸在甜蜜爱情中的小慈开始逐渐淡忘那个记忆中的人时,另一高中同学兼死党——雯丽,又带来黄为的消息,并牵线搭桥让两人取得了联系。

  小慈刚跟黄为联系上的时候并没有想太多,她只是与黄为通过网络互相谈谈自己目前的生活。而随着两人话题越来越多,往日那朦胧的好感再次清晰起来,她也能感觉到黄为对自己的情意。

  ……

  「那时候难道你就没想起我来?」听到小慈直言对黄为的好感,尽管于晓不断告戒自己要淡定,要装作若无其事,但还是忍不住问了一句。

  「我……我当然想着你,我也知道有了你还想别人是不对的……但是那时侯我也没想到会跟黄为有什么啊……」小慈说着再次哭了起来,于晓不由暗恨自己沉不住气,又费了番力气这才哄小慈继续说下去。

  ……

  终于有一天,小慈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,接通后发现是黄为打来的,原来黄为已经回到了国内,他想在周末约小慈出去坐坐。刚好于晓这个周末需要加班,于是小慈几乎没有一点犹豫的就答应了,只是她自己也不知道出于什么考虑,决定把这件事瞒着于晓,她还对自己说:我这只是避免一个大男人为了不必要的事情吃醋罢了。

  跟黄为见面的那一天,小慈早早起来打扮了一番,就来到约好的地方。远远看到一个孤高的身影站在广场正中的喷泉池前,挺拔的身材,英俊的面容,正是那个当年口口声声说等自己,却又一个人跑到国外去的坏人。一身合体的休闲西装,略长却有型的头发,比几年前显得成熟不少的俊脸,在阳光和喷泉水的映照下竟然好象会发光,闪耀了小慈的眼睛,也把小慈的心荡漾出一丝涟漪。

  此时黄为也同样在打量着眼前朝思暮想的美人:她好象比当年高了点,但仍然是那么苗条纤细,曲线实在完美,不知道脱光了……

  就是这张脸,真是百看不厌,那红滟滟的小嘴,如果用来含着……

  五年可以改变很多事情。

  如果5年前的黄为还是个相信爱情,愿意为了爱情而等待的人,那么如今的黄为已经成了个彻头彻尾的下半身动物……

  那天黄为和小慈去了很多地方,他们逛街,吃小吃,去公园……直到傍晚的时候,小慈觉得自己都快累散架了,这才提出该回家了。

  但是黄为又怎么可能让到嘴边的美味溜掉呢,于是他没费什么力气,就把沉浸在旧日初恋甜蜜中的小慈带回了自己暂居的家里——说服小慈的理由竟然是用家传的推拿手法帮小慈驱除疲劳。

  ……

  「你就这样去他家,你难道没想过孤男寡女会发生什么吗?」于晓点燃一枝烟,装作随意的问道。

  此时的小慈也平静下来,先审视了下于晓的神情,然后老实回答道:「我也想过可能会发生什么,但是一整天,黄为他都很绅士,因此我就没什么戒心了。而且……也许我……我也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,即害怕那样……又有些期待……」

  于晓暗暗叹了口气,示意小慈继续说下去。

  ……

  进了房间,黄为先是很有耐心的带小慈参观自己的住宅,然后又让小慈去冲下澡,并拿出一件自己的浴袍让小慈浴后穿,说是便于推拿。

  略微犹豫了下,小慈发现自己易汗的体质果然搞到衣服都贴在了身上,她甚至怀疑黄为是闻到了汗味,因此微羞的小慈点点头进了浴室。

  沐浴后的小慈走出浴室,发现黄为已经在地上铺好了垫子,也就是说并不需要到床上做推拿,这也让小慈暗暗松了口气,毕竟不需要用到「上床」这个敏感的字眼,使她更能接受一些。于是小慈很顺从的躺到软垫上,临躺下前她还不忘整理下身上的浴衣,以免会走光——本来小慈是想在浴衣内穿着内衣、内裤的,但穿好后才发现内衣的边会露出一部分,那样显得更加尴尬,于是一横心,小慈干脆浴衣内上身真空着出来了。

  黄为的推拿手法的确是家传的,他也早就数次尝试过用这套手法挑起女人的欲望来,因此他很有经验的先从小慈的手臂按起,以缓解小慈紧张的情绪和略微僵持的肌肉。

  一边按着小慈的手臂,黄为还一边讲解他按到的那几个穴位,并不断询问小慈的感受如何……如此专业到位的手法和服务,让小慈的戒心又去了几分。因此随后黄为将推拿的部位转移到小慈腰腹部位的时候,小慈也没有太多的抗拒,只是红着脸感受那舒服的按捏以及被按到痒处时的一丝异样。

  慢慢的,黄为的手又向上移去,来到小慈胸部两侧的地方,娴熟的运用按、揉等手法推拿,当小慈不安的扭动身体时,他又解释说这个部位有很多淋巴系统,对女人尤为重要。

  天真的小慈仍然认为这样按是正常的,而且为了减少尴尬,还主动找些话题来说,刻意忽略跪坐在身边的男人对自己胸部的侵袭;甚至当男人的手开始若有若无的滑过自己的乳峰,并且偶尔蹭到敏感的乳头时,小慈也装着不知道,只是为自己那逐渐开始硬挺的乳头而难为情。

  ……

  于晓本来就将小慈揽在怀中听她讲述,当听到黄为的手按到腰腹的时候,他也把手搂到小慈的腰上;当听到黄为开始「袭胸」了,他也开始揉搓小慈娇嫩的乳房,揉了几下又觉得不过瘾,干脆将手伸进衣内,有些粗暴的推开胸罩,直接把玩起来。

  ……

  经验丰富的黄为早就发现小慈浴衣内没有胸罩的痕迹,现在又发现那两粒乳头将薄薄的浴衣顶了起来,他差点忍不住撕开浴衣,立即占有这副美体。

  但黄为很快发现小慈开始有了抗拒的迹象,于是他稍稍收慑心神,又将手向下移去,象征性的按了几下胯部和大腿外侧,便跪坐到小慈脚的位置,然后将小慈的一只脚架到自己的腿上,貌似认真的按起小腿和脚底。

  看着黄为认真的样子,小慈不由为自己刚才的惊慌而羞愧不已,人家明明在认真的帮自己推拿,自己却在胡乱猜疑人家……于是小慈又悄悄闭上眼睛,继续享受起男人的周到服务。

  看到小慈的眼睛闭上了,黄为手上的动作不停,眼睛却贪婪的向小慈衣摆下瞟去——因为小慈的脚已被架高,因此从黄为的角度能轻易看到衣摆下露出的浅绿色小内裤,以及内裤正中部位的一道明显湿痕,只是不知是洗澡水没擦干,还是某些代表着欲望的汁液。

  真是舒服,小慈闭目默默享受着。

  黄为的手仿佛带有魔力,热的有些烫人,手到之处便会有丝丝热力透体而入。虽然只是按摩着膝盖以下的部分,但小慈却感觉那热力已经使自己全身无力……甚至自己敏感的下体也沁出些许蜜汁来,痒痒的感觉让她想偷偷揉几下。
  「下体!糟糕!」小慈猛然醒悟自己穿着短款的浴袍,现在腿被抬了起来,那不是什么都被人看光了。想到这里,小慈连忙想夹紧自己的腿,同时伸手去整理浴袍的下摆。

  但早有准备的黄为岂能让她如愿?只见黄为一只手固定住小慈的腿,另一只手则自然的越过膝盖界限,按揉起小慈嫩白的大腿部位。

  本就有些周身酸软的小慈娇躯一颤,更加无力抗挣,带着些微娇喘的说:「黄为……你的手在……在干什么呢?」

  黄为手上动作不停,嘴里却说:「你不是很疲劳吗?我现在的手法有助于你血液循环,能快速缓解疲劳的。」

  「但是,你能不能别按这里……羞……噢……」大腿内侧正是小慈极为敏感的部位,此时被初恋情人温柔的抚摩着,她感觉自己的灵魂都快要飞出体外了,小腹带动胯部不由自主的微微起伏着,喘息中也开始夹杂几声压抑不住的微小呻吟。尤其刚才小慈说话的时候,更感到黄为的指尖仿佛无意间划了下自己娇嫩无比的阴部,触电般的感觉让她惊叫出声,同时下身一阵抽搐,竟然挤出更多的淫液来。

  小慈嘴中不停喊着「不要」,双手却顾不得再整理浴衣的下摆,而是「鸵鸟」十足的遮上了自己红烫的脸蛋和眼睛,暗想:好羞人啊,刚才是什么感觉,竟然差点高潮了……一定被黄为他看出来了吧,羞死了。

  经验丰富的黄为当然注意到小慈的反应,他也知道自己此时即使直接提枪上马,也有很大几率得手。但是黄为从不喜欢做强迫的事,哪怕是半推半就也不喜欢……他要让小慈哀求自己——他最喜欢让纯情的女人在自己手中变成荡妇。
  于是黄为停下手上的挑逗动作,转而用温柔又低沉的嗓音让小慈翻身趴到垫子上,因为接下来是后背部位的按摩。

  人体背部有很多穴位都跟情欲有关,对此黄为是知之甚深的,再加上他娴熟的手法,很快小慈又只有喘息的份了。

  此时,黄为的按摩部位已经由背部转到了小慈腰臀相接的部位。这期间小慈也数次感到这样不太好,希望黄为停下来,但黄为总是能通过某些话题,自然的将按摩进行下去。

  黄为的手隔着浴衣游走在小慈的翘臀之上,时不时还按着两片臀肉向两边分开再聚拢。虽然隔着浴衣,但黄为也知道小慈的屁眼和小穴已经在自己的动作下时张时合;而小慈偶尔发出的呻吟声,也暴露了她正在享受自己无声的猥亵。
  「小慈,我对你的心意,你一直都知道是吗?」黄为了解小慈的性格,想让她沦陷不仅要在肉体上下功夫,心理攻势也同样重要,于是他突然问了这么一句。
  小慈听到黄为的话,连忙让自己开始模糊的意识恢复清醒,说到:「我当然知道,但是你也知道的,现在我已经有男友了,我……很爱他。」

  「我明白,你在怪我当年没有遵守承诺,离开了你。但是你知道我的难处吗?」黄为边说边将自己的身体前倾,虚趴在小慈的后背上,下体早已勃起的阴茎也隔着几层衣物若有若无的碰触小慈的下身。调整好姿势,黄为继续说道:「那时候我父母也是瞒着我办好了留学手续,等我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,连学籍档案都已经不在咱们学校了……其实我父母早就知道你的,他们也清楚我为了你一定不肯出国留学,所以才瞒着我办好了一切……甚至上飞机前我求他们再让我看你一眼都没被同意,我当初可是哭着上飞机的……」说这些话的时候,黄为的嘴巴一直凑在小慈的耳边,还不时会吹口热气到她耳朵里,使得小慈的脸蛋更加红润。
  小慈也不是小孩子了,当然知道那顶在自己下体的硬物是什么,但是听到黄为带着哭音的告白,她实在不忍再去打击他,甚至还主动将小手覆到黄为支撑在自己身体两侧的大手上,说道:「我想你也不会是那么绝情的人,所以大学4年我都在等你,但你却一直没有消息,为什么偏偏这个时候——我已经有了自己的爱人,你才回来?」

  看着小慈纠结的应对,黄为知道她的心理防线基本上已经崩溃,于是他更加过分的开始轻吻小慈耳后和脖子等敏感部位,嘴里也不断呢喃着诸如「对不起」,「原谅我」,「我爱你」这样的话。

  小慈嘴里说着「不要这样」,但手上却没做出任何反抗的动作。一方面她的身体已经酥软无力到极点,另一方面她的心理也渴望这样的亲近,这也导致黄为把手伸进浴衣抚摩她的玉体时,她还主动翻转身躯,便于黄为下手。

  黄为不愧是花丛老手,手口并用之下,小慈的浴衣很快就被解除,挺立的乳头和大半酥胸上也都是他舔咬后留下的口水。

  小慈已经跟于晓有过几次做爱的经验,但是于晓念在她破身不久,对她一向怜爱有加,有时宁愿自己的欲望不能发泄,也要顾及她的身体,因此小慈只从于晓那里感受到和风般的温柔和体贴,却没有感受到太多激情。而此时黄为充满了占有的欲望,虽然仅仅是亲吻,已经让小慈兴奋的快要爆炸了。

  发现小慈动情的反应,黄为不失时机的想要褪下她的内裤,但是那内裤却怎么也无法被拉下来,因为小慈正用仅有的一点理智加紧双腿,边摇头边喃喃的说:「不要了,这样就可以了,我不能对不起于晓……」

  胸有成竹的黄为只说了一句话:「这么多年我一直没有找过女朋友,我……还是处男。」

  如此虚假的谎言却一下子瓦解了小慈最后的坚持,带着些许怜悯、些须惭愧、些须得意……小慈终于分开腿,让那条湿了一小块的内裤离开了自己。

  微微分开那修长洁白的美腿,呈现在黄为面前的是一副人间难见的美景。只见被淫水浸泡过后的阴毛,已不复往日的整齐,东倒西歪的贴合在阴埠上,却更添一种淫糜的美感;而阴毛只是长到阴埠上,小慈的整个外阴却洁白温润如玉,如果不是阴唇更饱满些,甚至会被当成是个没有发育的小女孩的下体。

  用略微颤抖的手指轻轻拨开两片嫩唇,入目是一片可爱的粉红色,那可爱的「相思豆」本来只是露出一点头,可能是感受到外来目光的注视,很快就自动挺立起来,粉嘟嘟的惹人怜爱。

  黄为不顾小慈的阻止,伸嘴将幼嫩的阴蒂整个含住,并以舌头快速拨弄,让小慈发出呜咽般的声音。但是黄为深知敏感的阴蒂如果强烈刺激到麻木,反而会起到反效果,于是又轻吸了几下后,黄为转而去刺激小慈同样粉红色的小阴唇和阴道口。

  时而探舌入穴、时而含弄幼唇,每当透明的淫液涌出过多时,黄为就用舌头添个干净,然后再用力一吸,让更多的淫水喷涌而出……小慈的身体实在过于敏感,再加上黄为可怕的技巧,只是一会的工夫,竟让小慈有了3次小的高潮,至此,小慈更加无力反抗,也不想再反抗。

  差不多是时候了。看到小慈水汪汪的大眼睛荡漾着的情火,以及身下软垫上的大片水迹,黄为终于松口起身,把挺立多时的粗大阴茎凑到小慈阴部。

  但是直到这个时候,黄为还是没被欲火冲昏头,他仍记得要让小慈求他的初衷,于是他让龟头沾满淫液,不断磨蹭小慈的外阴和阴蒂,却并不急着挺入,很快小慈就发出不依的哼声,下身也自动挺动凑弄,仿佛想找到正确的位置,让阴茎步入轨道一般。有几次还真的对了位,龟头被吸进去一点,惹的小慈发出兴奋的「啊」声,但黄为很快又把龟头拉了出来,然后继续磨蹭着。几次之后,小慈终于忍不住用自己都听不到的声音问:「为什么不进来?」

  黄为虽然听不清,但也能猜到小慈说了什么,但他故意让小慈又大声说了一遍,才回答:「我也很想,可是……你已经有男朋友了,我再占有你,不是害了你吗?所以,我有些犹豫,不知道该不该……」

  听到黄为到这时还在为自己考虑,小慈感动不已,她忧郁了一下,便主动伸手扶住那根耀武扬威的阴茎,引导它进入自己的身体,然后看着黄为的眼睛,深情说道:「来吧,今夜我只属于你。」

  听到这样的邀请,黄为还顾及什么,立即沉腰挺胯,开始慰劳起自己受了半天折磨的小弟弟。但是随着阴茎进入的越来越深,舒爽异常的黄为却感觉有点不对劲了——虽然跟想象中的一样紧,但是好象少了点什么……是处女膜!难道小慈已经不是处女了?

  说到这里必须要提一句,自认为一切尽在掌握的黄为其实也犯了个错误。黄为本以为小慈十分保守,绝不会轻易失身给男人,而据他所知小慈跟男友从认识到交往也才不过半年时间,理所当然的还没到发生关系的地步。但是黄为又怎么知道,小慈的正牌男朋友是个比他还要资深的色狼,对付女人的手段也远比他要丰富的多。

  「怎么样?他有我这么大吗?」为了证实那令自己不安的猜测,黄为故意在尽根推入后就停下动作,只是让肉棒前端顶着住那嫩道尽头的一块硬东西,十分猥亵的问道。

  此时小慈正星目半闭、粉面潮红、小嘴微启,嘴角还挂着一丝妩媚的微笑,显然对下体的充实感十分满意。听到身上的男人突然问出这么煞风景的话,小慈不由埋怨道:「你怎么说这样的话,虽然我们已经这么亲密了,但我还是不喜欢淫言秽语的……起码他就很尊重我,从来不会在这种时候羞我。」

  虽然没有得到正面回答,但是黄为的心却沉到了谷底,这多娇嫩的鲜花果然被别人先摘去了。

  ……

  于晓正在小慈身上施展自己从未展现过的调情技巧。本来小慈还能坚持着讲述那天自己与黄为发生的事情,但是此时,她却什么也讲不出来,只是下意识的按住趴伏在自己两腿间的脑袋,仿佛要将它按进自己那快要融化的花蕊中。
  那天黄为这么做的时候,小慈也觉得舒服,但是绝对没有现在这么刺激,于晓那灵活的舌头总能及时搔上她的痒处,使得快感迅速积累。可是每当小慈觉得自己要达到颠峰的时候,于晓就停下对她下身的刺激,不但如此,还要或掐或咬她。

  于晓并没有留情,每次掐咬都会在小慈腿上留下印记,但他不仅仅是为了以此泄愤,看小慈的反应就知道了——虽然开始的时候小慈觉得身上很疼,但问心有愧的她只能默默承受,可是随着瞬间的痛感过去,取而代之的是强烈的麻痒,再加上下体那时有中断,却始终不停的口舌刺激,小慈只觉得自己好象一只在高原上烧水的水壶,一次次接近沸腾的顶点,却始终不能真的沸腾。这种不上不下的感觉让小慈发疯一般的呜咽、扭动,甚至主动抓揉起自己的双乳,时不时还用力拉扯下粉嫩的乳头,希望能增加点刺激,以此达到高潮。

  看着小慈略微疯狂的样子,于晓感觉火候差不多了,于是将手中属于小慈的两条长腿分开推到她两肋侧,使得那水唧唧的女阴朝天张开着,还婴儿小嘴般的微微开合;粗大的阴茎略微校对了下位置便一贯而入,接着毫无停留的自上而下的夯砸起来。

  仅仅数下,小慈就迎来了期盼已久的高潮,强烈的高潮让她脑中一片空白;于晓先是感觉深入花道的阴茎仿佛被小孩的手攥住了般,一丝也动弹不得,随后那阴内的软肉竟然自发蠕动积压,对侵入的异物展开了至少半分钟的按摩,强烈的舒爽让于晓差点就射出来,收肛闭气良久才稳住松动的精关。

  看着那仍沉浸在高潮余韵中的甜美娇颜,于晓暗啐了声:「这小丫头竟然是内媚的体质,难怪身体那么敏感。以前不舍得操得太狠才没发现,希望没有被那狗屁初恋情人开发出来。」

上一篇:【朋友妻之大奶娴的调教】1-62010.11.02更新6下一篇:【春情回忆录】1-4